<menuitem id="55v1d"></menuitem>
        <mark id="55v1d"></mark>

        <mark id="55v1d"><b id="55v1d"></b></mark>

        <noframes id="55v1d">

          <menuitem id="55v1d"></menuitem>
          <var id="55v1d"><ins id="55v1d"></ins></var>
          <menuitem id="55v1d"></menuitem>
          <var id="55v1d"><mark id="55v1d"></mark></var>
          <mark id="55v1d"><meter id="55v1d"></meter></mark>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離婚案例

            一場打了13年的車禍官司婚姻法 離婚賠償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6/7 9:53:11

            家中頂梁柱轟然傾倒

              今年44歲祝慶,高中畢業后考入江蘇省大豐市三圩鎮供銷社工作,先當結算會計,后承包經營供銷社商場的百貨柜臺。平時,妻子馮樺在柜臺賣貨,祝慶出去進貨、送貨,生意做得紅紅火火,日子過得平平安安。

              然而,1997年2月20日開始,一場車禍徹底打碎了夫妻倆平靜的生活。

              這天下午四點許,祝慶和弟弟從市區迎賓商場取完貨款,準備乘車回來。當走到大豐市汽車運輸公司門口時,只見一輛中巴車停在馬路邊,車主祝雄正大聲吆喝:“去鹽城、劉莊的,快上車!”因是順路,祝慶走上前問道:“可有座位?”祝雄連聲答道:“有!有!”祝慶和同行的弟弟提腳上車,看了一周,根本沒座位了,于是提出下車,改乘其他車輛。此時,祝雄在未及時關上車門的情況下,突然加大油門行駛,祝慶猝不及防,從車門口仰面倒下,頭部著地,頓時鮮血直流,不省人事。

              祝慶被送往大豐市人民醫院搶救,經過拍片檢查,醫生診斷說:病人顱腦著地,頭頂骨骨折,腦挫裂傷伴硬膜血腫,生命垂危。

              祝慶在昏迷了三天三夜后,終于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1997年5月22日,大豐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隊城區中隊作出責任認定:(一)祝雄駕車安全思想麻痹,導致了事故的發生,應負此事故的全部責任;(二)祝慶不負此事故責任。

              車禍不僅嚴重摧殘了祝慶的身體,而且也嚴重拖垮了他的經濟。由于妻子要照應他,柜臺上的生意無人照應,損失上萬元。

              未出事前,祝慶是家中頂梁柱,一年收入少說也有兩萬元。而出事后,頭經常莫名其妙疼痛,只能臥床休息。1997年8月25日,大豐市法院出具《法醫學鑒定書》,鑒定祝慶顱腦外傷后智力輕度缺損,構成道路交通事故九級傷殘。

              依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起訴索賠,遭法院拒絕

              1997年8月底,祝慶在妻子的陪同下來到大豐市法院立案庭,依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向肇事車主索賠醫藥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殘疾賠償金7萬余元。

              然而,大豐市法院立案庭給了他當頭一棒:“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處理,目前沒有案例,應按照國務院《交通事故處理辦法》處理。”

              祝慶和妻子據理力爭:《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是全國人大頒布的法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消費者因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受到人身、財產損害的,享有獲得賠償的權利。1996年10月施行的《江蘇省實施〈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辦法》第十條明確將“從事客運服務”列入《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調整范圍。

              夫妻倆為什么要堅持按《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賠償呢?因為兩種法律的賠償標準不一樣。《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的殘疾者生活補助費標準比《交通事故處理辦法》規定的標準要高。依照《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祝慶九級傷殘,其殘疾者生活補助費最多只能獲得當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費的4倍賠償,而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江蘇省實施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辦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則可獲賠11倍;《交通事故處理辦法》沒有殘疾賠償金的規定,而《江蘇省實施〈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辦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項明確了殘疾賠償金的標準,根據祝慶的傷殘等級,可獲賠當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費的5.5倍殘疾賠償金。

              1998年7月2日,江蘇省精神疾病司法鑒定委員會在南京腦科醫院司法精神科,對祝慶進行鑒定。鑒定結論為:祝慶患1、腦挫傷后智能改變——邊緣智力;2、腦挫傷后神經癥樣癥狀。

              1998年10月5日,江蘇省高院出具《法醫學文正審查意見》,結論為:目前祝慶腦挫傷后智能缺損,尚未達到殘疾程度。

              1998年10月21日,大豐市法院依據省高院的“審查意見”,根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判處被告賠償祝慶7115.66元。因不構成傷殘,祝慶提出的殘疾者生活補助費、殘疾賠償金沒有得到法院支持。

              質疑鑒定不公,夫妻倆苦讀醫書研究法醫鑒定

              接到判決書后,妻子馮樺覺得這個判決有問題:過去丈夫外出進貨,百十斤的物品一拎就走,而現在一用力就頭暈;過去丈夫談笑風生,現在卻笨言笨語、反應遲鈍,最讓她擔憂的是,丈夫常常睡到半夜,大叫頭痛。

              “丈夫傷成這樣,還不構成傷殘?”馮樺覺得江蘇省高院的“審查意見”有點不對勁。于是,夫妻倆苦讀醫書研究法醫鑒定。

              一天晚上,馮樺在翻看江蘇省精神疾病司法鑒定委員會對丈夫的精神疾病司法鑒定書時,發現鑒定書的結論有兩條,而江蘇省高院法醫學文正審查意見只審查了第一條邊緣智力,“第二條腦挫傷后神經癥樣癥狀為什么不審查?什么叫腦挫傷后神經癥樣癥狀?”夫妻倆分頭尋找相關醫學書籍查找,終于在一本《傷殘鑒定與交通事故》的書中發現了端倪:“醫療總結后,仍留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癥狀和明顯殘疾后果的,可視其程度進行傷殘評定和勞動能力喪失程度的評定。”

              于是,她決定到江蘇省高院當面向出具《法醫學文正審查意見書》的兩位法醫問個究竟。兩法醫告訴馮樺:當初大豐市法院委托省高院鑒定傷殘等級時,只委托審查第一條,沒委托審查第二條,欲想審查第二條,必須由大豐市法院重新委托。

              1999年5月10日,江蘇省高院及南京、鎮江、常州、無錫、南通、揚州、鹽城、淮陰8個市中級法院的法醫計11人聚在一起,討論鑒定祝慶腦挫傷后神經癥樣癥狀傷殘等級。

              這么龐大的法醫隊伍三堂會審一起車禍的受傷者的傷殘標準,這在該省法院系統還是頭一次。與會的11名法醫聯合簽名、蓋章,鑒定祝慶腦挫傷后神經癥樣構成十級傷殘。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宁夏快三